崇奉之力 穿越时空(绚丽70年·斗争新时代·

作者:罗瑾LJ发布时间:2019-07-09 22:05

  105岁的支义青白叟(右一)正在叙述帮赤军架起浮桥的进程。   本报记者 邝西曦摄

  赤军后人正在观看湘江战争局势示意图。   严立政摄(公民视觉)

  坐落广西兴安县的福建籍湘江战争赤军勇士纪念碑。   本报记者 刘佳华摄

  一湾碧波,弯曲北去。

  在广西兴安县城北15公里的界首古街旁,坐落着一座名为“赤军堂”的砖瓦房,堂前的湘江宽不过百米。

  便是这样一条不是很宽的江,1934年冬,几乎阻断了我国革新的出息。也是由于这条江,中心赤军由长征动身时的8.6万余人锐减至3万余人。

  江岸那座赤军堂,便是当年赤军长征打破湘江的渡江指挥所之一。

  年月无言,江水作证。85年曩昔,记者再走长征路,在桂北大地寻觅湘江战争的遗址,感触穿越时空的崇奉之力。

  苦战:用生命铺就行进路途

  “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。”关于湘江战争之惨烈,桂北区域流传着这样的说法。

  “湘江之战是联系中心赤军生死存亡的要害一战”“湘江战争是赤军长征以来最壮烈的一战”——《我国共产党前史》这样点评。

  1934年11月25日,中心赤军在连续打破敌人三道封锁线后,进入广西,此刻国民党中心军、湘军、桂军以及粤军共26个师近30万人,从四面围住,试图消除赤军于湘江以东。

  既不能北进,也不能南下,更不能撤退,赤军唯有奋勇向前,杀开一条血路,渡过湘江。

  在灌阳新圩,红三军团第五师阻击桂军,那年,红五师师长李天佑21岁,他后来回想道:“榜首天在接二连三的战争中曩昔了。从第二天黎明起,战争愈加剧烈,敌人加强的军力火力,轮流冲击……”部队非常疲乏、弹药缺乏、敌众我寡,严峻减员,兵士们在炼狱般的战场苦苦据守。是役,红五师加上接防该阵地的红六师第十八团,共伤亡3500余人。

  “在光华铺阻击战中,红十团团长沈述清和继任团长杜中美在一天之内相继壮烈献身。”桂林党史专家黄利明说。

  “英豪忠报党恩重,战死沙场是善终。”脚山铺阻击战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,战争空前惨烈,至12月1日赤军撤出白沙河防地,2000多名指战员献身。

推荐新闻: